We Do Stables Right!

  •     时间:2016年10月, right!
  •     地点:武汉市蔡甸区沌口林场, right!
  •     价格:收费 economical, charged right!
  •     设计:科学,美观 right!
  •     运输:专业物流,及时送达 right!
  •     安装:专业人员,现场安装 right!
  •    img_0281 img_0284
  •     img_0282 img_0283
  •     材料:整体热镀锌,right!
  •     售后服务:维修保养无忧right!

HorsePort® Sell Wuhan October

  •     What HorsePort® sold in Wuhan in October were more than temporary stables!
  •     龙口好思特马术用品厂(原龙口好思博马术用品有限公司,HorsePort®)成立于2010年6月,位于风光秀美的海滨城市山东龙口,是一家专业生产马术比赛器材及马场、马房设施的企业。
  •     HorsePort®品牌的产品包括马术场地障碍器材、盛装舞步围栏以及固定、移动式马厩等产品。
  •     凭借专业的技术力量、机械化的生产设备、过硬的产品质量,在众多的大型马术比赛中,赢得了业内外人士的一致好评,树立了良好的口碑。
  •     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器材采用实木高级集成材制作,保证了产品不开裂、不变形,经久耐用。
  •     固定、移动式马厩采用焊接后整体热镀锌工艺,使产品达到了长期防腐、防锈的目的。
  • img_0257 img_0258
  • img_0259
  •     
  •     固定马厩装板采用蒸汽干燥的落叶松板材,既坚固耐用又不开裂变形。移动式马厩采用了耐水防火的竹胶板,既坚固又拆装方便。
  •     总经理于棣江10月份在武汉安装时表示,HorsePort马房好:设计合理,不受地面限制,搭建迅速快捷。业界孙立生、朱洪亮等认同。

HorsePort.cn Let Shanghai October

 

  •     What HorsePort rented out in Shanghai in October were more than portable stables.
  •     Price: @ economical
  •     Quality: hot-dip galvanizing as a whole. Don’t you notice they are larger than normal? Horses must be happy to be homed.
  • img_0254
  •     Transportation: timely logistic activities
  •     Professional: personnel and things made
  • img_0255
  •     Installation: in time, beautiful, scientific, by professionals

我的老师王绍松

一位姓王的老马,走了

 

纪念王绍松老师(之一)

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  于立贤

(2016年10月9日)

 

  •     我是在10月8日晚间,看到贾海涛(骑手,盛装舞步)转发的朋友圈文章(《王绍松小传》,王振山),才知道王绍松老师10月1日在银川辞世的消息。眼中噙泪,读着王振山的文章,与王绍松老师的过往交集、点点滴滴,如电影镜头般,逐渐在眼前活泛,并一时愈加生动,整晚难以入眠,恍惚感受到王老师尤在身边的温暖。
  •     初识王老师的时候,他已经是老人了。瘦高的身材、如年轻人般帅气的脸,头发却是大片的灰白。
  •     跟王老师的忘年交始于我们一起做马匹护照。
  •     王老师做事总是很认真。经常清晰地浮现王老师在我办公室的场景。王老师站在我身后,仔细端量着电脑屏幕上的马匹照片(用于护照的马匹证件照),“于头儿,是不是你拍照角度的问题?你看,马脖子上有一片阴影,好象是马头投射下来的,光线不太够,看体征有点儿困难。”为了看得更仔细,个子高高的王老师微微屈膝、头稍后仰,调整着自己视线的角度,“这么看又是可以的,是电脑屏幕的事儿,照片洗出来应该没问题。”我们浏览照片用的286电脑(也可能是386),台式显示器,屏幕小,并且以夸张的弧度向外凸出。
  •     “于头儿”是王老师称呼我专用。其时的马术部已与现代五项分开,叫“中国马术协会”的这个组织拢共5头人。我显然不是行政头脑;对于王老师来说,我也不是业务主管,我看到的马还不如王老师摸过的马多。他一直这么叫我。
  •     王老师做事总是很专业。马匹护照的制作首先从马体拍照和体征描述两个最基础的步骤开始。业内人士普遍反映,王老师描述的马匹特征最为准确。王老师拍摄的所有马匹照片(每匹马要拍2张,一张正面、一张侧面),好象是不同的马站在同一个透明模子里拍的:侧面照的马匹外侧肢决不会对内侧肢有任何遮挡,而且对侧前后肢永远取同一方向的步态。至今清楚而骄傲地记得,有一次我和王老师去通顺赛马场做护照,我按照王老师的要求(尤其是侧面照的严格要求)拍照,王老师做体征描述,一天下来完成的工作任务,是空前的,200多匹马,而且是桀骜的纯血马。当然,这也得益于当时在通顺赛马场工作的袁茂平(加拿大),他安排了非常紧凑的衔接,客座的哈达铁(北京)也提供了积极、有效的帮助。
  •     王老师做事总是不太讲究。他自己说过多次,年龄大了,身体不太好,不愿意出来(参与赛事)。可每次跟他说,哪里哪里有马需要他看看,随便一说就总能让他食言。建设初期的东方马城(武汉)曾有一年举办速度赛马锦标赛,王老师既是仲裁,又参与验马,同时还要给新马做护照。其时处于规范进程中的速度赛马经常出问题,例如马匹年龄造假、纯血马冒充国产马。我有时真替温和的王老师和他的工作捏着一把汗。但温和的王老师工作起来决不含糊:对年龄有疑义的马匹,直接用手伸进马嘴摸臼齿,抽手出来满是湿湿的唾液、泡沫、脏东西,先在地上蹭一把(地上短的半枯的野草也并不茂盛),第二下蹭在自己的裤子上。印象中的王老师总是穿一身合体的西装。把手擦干后,继续执笔在护照底档上描述马匹。他对协会(造成和)提供的工作环境(条件)太不讲究。
  •     这些大概是2003-2005年间发生的事。
  •     王老师使用电子邮件非常熟练。电子邮箱的用户名是oldhorsewang,姓王的老马,温和的、也带给他人温暖的老马。眼前又浮现跟王老师愉快地聊天:“于头儿,你看马腿上的毛旋儿是怎么回事儿?”“王老师考我?民间叫夜眼。”“到了晚上,夜眼能看东西吗?”“没有感光细胞,不能当眼使”。这时,你笑起来,象孩子一般。其实,王老师是忘了,这个小知识他在几天前刚给我讲授过一遍。
  •     在广州黄村(国际马联盛装舞步挑战赛),我跟王老师住一个房间。王老师曾真挚地说起,很多参赛骑手年轻时都上过他的课;可是在骑马方面,他要向很多骑手学习。原来的骑马方法现在是不用的了,有些还是错误的。
  •     武汉那一年的全国锦标赛(2005年?),裁判们晚上喊王老师一起到城里转转。王老师不去,晚上要加班,把所有的马匹护照“赶”出来。这样,比赛一结束,就可以马上回家。问他为什么这么急,才说,老伴儿身体不好,一个人在家不放心。我作为协会官员,有一张单程机票的配额待遇,提出和王老师换一换。当时的火车好象不快,武汉回去还要西安中转(飞机也没有直达航班)。归家心切的王老师接受了;我也读出王老师差点儿被感动坏了。特别要感谢武汉赛马场的一位副总,他批准公司补足其中的差价(新的行程方案稍微超出承办单位原先的交通预算),王老师回家飞行顺利。
  •     还有一次,我把王老师没能现场领取的比赛劳务费,应其要求转到他(有一个)邮政储蓄账号。出于对王老师的尊重和为了让劳务费金额保留整数显得漂亮些,我个人支付了汇款的手续费(只几块钱)。是年龄与王老师相仿的我的老爹、老妈从小(用王老师向我念叨养马知识一样的方式)叮嘱我的,“吃点儿小亏,做些善良事”。
  •     想起这些事儿,竟减低了我的愧疚感。
  •     这几年来,我原本一直愧疚着的。没能在王老师身体不太好的这几年去看看他,陪他聊聊天。
  •     这几年,指的是2013年第一季度之后的几年。
  •     2013年一季度的一天,我和来京的Edward(黄沛华,上海Meadowbrook)聊起了王老师。黄说近期去过王老师家,王老师身体不太好了。我很惊讶王老师老得这么快,“不是他老伴儿身体一直不太好吗?怎么王老师身体也不好了?”黄建议,能不能由协会出面,对王老师的工作有一个官方认可,要不然再过段儿时间王老师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——现在已经忘掉了许多以前的人和事。我说,马上做这事儿,太有意义了;但我终归没有做成。所以几年来一直愧疚着。
  •     黄离京返沪后,我也开始做了一点儿事情。李伟(上海马术运动场)写了一篇纪念文字(2013年3月)。我给哈达铁夫妇(北京西坞)打了电话。老哈(哈达铁)全权委托的刘燕女士热情很高,“小鱼儿,出钱、出力,你就说吧”。要她“说”,肯定行。不论说到哪儿去,反正能说很多。要她写点儿文字,是要了彼此的命。
  •     我的眼里含着泪,微笑着写到这里。想起我们的交集、想起我们跟马有关的过往,我自己的马术世界、属于我的马术人物也慢慢活起来,越来越鲜活地就在眼前了(2012下半年以降,渐远马圈,关乎马的人、物、事日渐黯淡。于注)。其中必定有着一位形象永难磨灭的老马,姓王。
  •     可是,当我再次看到今天翻出来的几份通信(当王老师比较年轻、比较健康时),怎能忍住不让眼泪落下?
  •     2005年9月21日,王绍松老师发来的邮件:
  •         于头儿:那份英汉对照马术词汇,我初步看了一下“Equestrian Sports”,发现有错误,按词顺序排列说明如下:
  •         序号  词  正确释义
  •         8. chestnut 栗毛/附蝉(注:马的毛色不称××色,而称××毛。)
  •         16. hind quarters 后躯(椐“英汉畜牧科技词典”)
  •         (下面还有24行,于注)
  •         另外几个词译名不是学名,而是俗称,其学名列举如下:
  •         (此处省略5行,于注)
  •         109.groom 饲养员/刷拭(殖民文化才叫做“马夫”,有贬义的味道)。
  •         114.paddock 围栏场地(可以做运动场、马圈、赛前着装场、分牧区等等多种用途。香港称“沙圈”,仅指场中铺沙的一种。)
  •         146.knock down an obstacle 碰落障碍物(俗称“打杆”)。
  •         此外还有一些译名问题,待详查后再报告给你。不知对你有用否?

 

  •     2005年9月22日,王绍松老师发来的邮件:
  •         于头儿:有关Equestrian Sports中各词的释义问题,我个人还有一点意见。
  •         一些词标注的释义并非主要的、常用的含义:
  •         11.Gait 主要含义是步法,次要含义是步态
  •         27.Go lame 学名 跛行 俗语 瘸
  •         34.Rear 主要含义是 培育、养育 通常“饲养”不用这词
  •         55.Mane 主要含义是 鬣毛 (马颈上的毛学名‘鬣毛’,从两耳间披到前额上的才称‘门鬃’)
  •         (下面还有4行,于注)
  •         有一些词的中文释义,尚不统一,有待讨论,个人观点如下:
  •         4.5.aids “扶助”比“辅助”合适。
  •         13.Half-pass “哈夫帕斯”,马术界96年曾讨论过此事,因为大陆、香港和台湾马术术语译文各不相同,致。最后大家同意用英文词的译音,不用各自创造一个自己的术语。这样便于统一,各国人一听其音,大家就都懂得其义了。
  •         14.Halt 立定 因为是盛装舞步赛中的一个科目,所以叫‘立定’比称‘停止’好些。
  •         (下面还有9行,于注)
  •         还有一些词的释义也是俗称、简称。若正规化,还须再加字,如:
  •         1. 后面加上“运动”二字。“马术运动”
  •         69.后面加上“出局”二字。“淘汰出局”
  •         106.后面加“员”字。“障碍裁判员”
  •         108.后面加“团”或“组”。“场地裁判团(组)”
  •         此外第26、45、50、86、97、114、117、是重复的。

 

  •     2005年9月24日,王绍松老师发来的邮件:
  •         于头儿:
  •         估计数码相机已带回交你,那里面装的是我经准许另配的、容量128兆的内存卡,现在内中有武汉9月赛马的9匹新验的马照片,因为在武汉没有印出来,而且马协还需要留底,所以没有销掉。但是那个内存卡容量很大,可以拍百余张,已有的照片可暂不销掉,继续拍照便是。原来的内存卡很小,16兆,我只能拍照20余张,所以配了新卡。原卡现在我这里,内中有北京克莱务和天星进口马的照片,我要印一份,到南京再交还。
  •         你寄来的材料有一单页,“马术专用词汇”,下有15词,其中:
  •         6.高抬腿踏步 似以“高抬腿运步”或“高抬腿动作”为好。
  •         12.场地障碍 应为“跳越障碍赛”。原文并无“场地”之意,是我们自己的叫法。过去,我国有马跳越障碍的表演,场地周围是不封闭的。加入FEI后,开展“超越障碍赛”,那时的国际规则中曾有一条规定:“比赛场地必须用围拦封闭起来。”我国人便把这项比赛俗称为“场地障碍赛”了,顾名思义。其实其正名并非如此。
  •         14.打杆 应为“触碰”
  •         另有HORSE TYPE AND COLOR 第1页是个表,内中左边有:
  •         Bay 骝毛 ; Colt 小公马; Filly 小母马;(畜牧学中,直称公马、母马,并不叫雌马、雄马。而‘儿马’是俗称。)
  •         右边有:
  •         neck 颈部(俗称‘脖子’);
  •         第3页COMPITITION TERM 各词,倒数第2个词,显然是笔误:
  •         Salute 应为“敬礼”,不是“限制时间”。
  •         第4页 RIDING TERM中第9词 Stiff 译为“僵硬”较好。下面JUMPING中第7词 Vertical 应为“垂直障碍物”(俗称‘单横木’)
  •         第6页 COMMON TERM 中第6词 译为‘蹄工’较好(蹄匠含贬义);第7词 学名应是“兽医师”(俗称‘兽医’)。
  •         除上述指出的外,其余均按Equestrian Sports 修改的为准,不重复。

英国又出兴奋剂

  •     英国女骑手Laura Renwick目前是英国场地障碍排名前4的选手,她于9月21日接受了国际马联的惩处。因为她的马在大赛中检出了违禁物质。
  •     大赛,指的是CSI5* Villach, Treffen, in Austria (16-19 June)。
  •     违禁物质,是一种管控药物叫betamethasone(倍他米松)。
  •     责任人:Heliodor Hybris(Laura的马)。
  •     适用条款:根据国际马联马属动物管控药物规则之8.3.3,取消该运动员组合的赛事资格;追回奖金;罚款1500瑞郎。
  •     延伸阅读:
  •     1. 该消息刊发于国际马联的处罚表单,并非俄罗斯黑客所为。还有呢?官方没有公布的、黑客工作没做到位的、马运动员之外运动员的……
  •     2. 国际马联的洁净体育
  •     国际马联的《马匹违禁物质清单》(equine prohibited substances list, ESPL)分2类:禁用物质(banned substances)和管制物质(controlled medications)。前者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用;后者有治疗价值,但在比赛日不当出现。

浪琴北京2016-10-7

  •     香港Patrick Lam(Al Capone)赢了。这一对儿赢在哪儿?
  •     A:1.5米级别唯一的clear round;
  •     B:积分第一,获得参加世界杯总决赛(2017年4月)的资格;
  •     C:俱乐部选手的胜利。
  •     不过这第三条不便说明或不必明说。这个”Club”其实是The Hong Kong Jockey Club,有钱,便怎么说都好。此”Club”跟内地所说“马术俱乐部”意思还不太一样。
  •     提一下亚军:瑞士人在jump off中打掉一杆。
  •     本土英雄赵志文(Daniel)第三(有没有把姓名后面括号里当成小赵的马的?)。
  •     关注一下总决赛还是可以的:2017国际马联世界杯场地障碍总决赛,5星,室内障碍赛,美国Omaha,2017年3月27日至4月2日。